青海生态农畜产品价值实现的市场化路径研究
来源:青海日报     作者:陈昭彦
编辑:易 娜     时间:2022-05-10 09:03      原文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供给更多优质的生态产品用以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生态需要。在生态文明建设过程中,生态产品成为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有形抓手和实践载体,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路径成为落实“两山理论”的核心路径。青海作为“中华水塔”及全球至关重要的生态资源库,有着丰富的生态产品。习近平总书记在青海考察时指出,青海最大的价值在生态,最大的责任在生态,最大的潜力也在生态。又根据青海资源禀赋、发展优势和区域特征,亲自为青海推动高质量发展擘画产业“四地”建设,即建设世界级盐湖产业基地,打造国家清洁能源产业高地、国际生态旅游目的地、绿色有机农畜产品输出地。

要打造绿色有机农畜产品输出地,必须按照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把潜在生态价值通过市场化手段进行转化,实现生态资源向财务资源、由潜在资源向现实资源转化。根据生态产品概念内涵,生态产品一般分为生态物质产品、生态调节产品和生态文化产品,其中农畜产品就属于生态物质产品。青海农畜产品种类丰富,包括粮食作物、经济作物、肉产品、奶产品以及植物药用产品。农畜产品主要凭借市场交易和生态产业化实现其价值,由于青海目前生态农畜产品市场化投入力度小、市场基础不够健全,体现不出青海生态农畜产品的稀缺性和绿色、有机等生态价值属性,生态农畜产品价值实现尚不乐观。为了提升产品影响力和产品附加生态价值,体现青海良好的生态环境为普通农畜产品带来较高的生态溢价,我们要从六个方面寻找路径,更好实现青海的生态农畜产品价值。

一、生态产品认证和标准确立

政府建立统一的青海农畜生态产品标准、认证、标识体系,实施统一的生态产品评价标准清单和认证目录,健全生态产品认证有效性评估与监督机制。生态农畜产品可以借助生态标签,对符合生态、绿色、有机、健康标准的生态农畜产品进行权威绿色产品认证(包括产区认证、绿色生态产品认证、营养成分检验认证)后公开、公布产品的真实信息。例如:河南蒙古族自治县邮寄牛羊肉产品,其贸易和基地分别获得中绿华夏有机食品认证中心认证证书,凭借有机认证,此地畜产品的售价较同类产品高出20%-30%。获得生态产品认证的同时,各类生态农畜产品需要明确产品标准,产品标准一般以国家标准或行业标准为标杆,但生态农畜产品种类多样、内容丰富,在明确标准时或许存在国家标准并未建立或无法突出此类生态产品优势的情况,此时需要建立企业标准,为了更好地实现生态农畜产品价值,并提升产品生态价值,建立的企业标准必须高于国家标准。具备生态产品认证和相应标准的生态农畜产品进行直接交易时,更具有市场竞争力和生态溢价。

二、延伸产业链增加附加值

青海的生态农畜产品要在初级产品基础上延伸产业链,在产业中下游扩充产业边界,增加产品附加值,注重产业上游发展,促进特色产业链集群形成,提高区域经济竞争力。例如:青海拥有包括冬虫夏草、雪莲花、黄芪、川贝母、秦艽等名贵植物药材。尤其是冬虫夏草的储量和质量均居全国之首,是我国名贵药材之一。近年来,人民群众生活质量和健康意识提升,商家瞄准市场需求,对冬虫夏草进行产业链深度开发,从产品质量、品种及包装开发、设计到宣传,造成市场供不应求的局面。由于资源的稀缺性和较高的市场售价,冬虫夏草成为三江源产区居民的重要经济收入来源。但目前青海的生态农畜产品大多还处于低端产业链,如“青稞”产品形式主要有青稞面粉、青稞奶茶、青稞麦片、青稞酒、青稞酸奶和青稞面条等;牦牛产品主要形式有牦牛肉、牦牛奶、牦牛肉干等。大多处在初级阶段,如要开拓市场,必须投入科技力量,瞄准市场需求,在初级产品基础上延伸产业链,增加产品生态附加值。

三、创建生态产品品牌

生态产品品牌分类大可分为特定产品品牌和区域公共品牌两类。品牌主要是指具有经济价值的无形资产,利用品牌识别来体现其差异性,并在人们消费意识当中产生品牌定位。青海的生态产品品牌建设,需从品牌标准化建设入手,将小、散、弱品牌整合成大品牌和区域公共品牌,形成规模优势统一标准,扩大知名度和美誉度,实现青海生态产品价值最大化。例如:青海三江集团三江牦牛品牌就是典型的生态农畜产品品牌。区域公共品牌则是倡导公共性、科学性、经济性、生态性和可持续性原则的系统工程,形成具有鲜明区域特色的品牌,区域公共品牌的建立较特定生态产品品牌的影响力更大,影响范围更广。例如:以三江源为区域公共品牌,对于推广当地各类生态农畜产品,打造绿色有机农畜产品输出地具有促进作用。政府应当加大品牌建立的支持力度。一是市场监管部门加大对绿色有机农畜产品品牌打造的支持度,支持有条件的注册区域性公共品牌;二是相关部门要设立相应平台,对青海的生态产品品牌进行广泛宣传,扩大产品知名度。

四、产品价格和目标客户确定

针对青海生态农畜产品的市场溢价需要基于权威绿色产品认证的基础上,根据消费者意愿确定市场化直接交易价格。根据相关资料和数据分析,有相当一部分高收入居民更愿意支付溢价购买此类产品。愿意购买的主要因素在于:产自拥有洁净的空气、水源、植被等自然环境的地区;拥有国家权威、统一认证的绿色生态产品标识;各类营养指标明显高于普通农畜产品且对人体有益。因此,在产品认证、标准确立和品牌建立的基础上,确定合适的产品价格,是实现青海生态物质产品价值的关键环节。在青海农畜产品品牌和区域公共品牌的建立和宣传力度加大的基础上,我们还要更多关注高品质生活,推出有益于身体健康、绿色、有机产品,抓住目标客户群的需求,为他们提供高品质生态产品的同时,实现农畜产品更高的生态价值。

五、建立相应的市场交易平台

构建青海生态农畜产品交易平台,主要用于宣传权威产业、企业、产品等信息,统筹产品价格并在合理区间调整等功能。市场平台需要在各类生态农畜产品认证和市场调查结果基础上,确定各类生态农畜产品价格,发挥初级市场作用,借助互联网、本地市场、跨境贸易市场等多种平台和方式完成此类高附加值生态物质产品的市场化交易。搭建省级农畜产品市场交易平台,组织大规模的博览推介会,邀请农畜产业龙头企业和“特精专新”中小企业积极参会,给消费者提供权威、真实信息和高品质、绿色、有机的生态物质产品等一系列福利,形成市场效应,进而实现生态产品的价值实现。

六、发挥政府主导作用

青海生态农畜产品的价值实现离不开政府的主导作用。政府作为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监管者,应当凭借法律手段和行政措施防止生态产品产权遭受侵害,保障生态产品市场交易过程中的公平性;要建立和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完善能够发挥政府作用的经济体制,为青海生态产品直接交易提供良好的制度环境;要围绕生态产品的供给和消费,为青海生态产品市场化直接交易提供顶层设计,包括标准制定、产品认证、品牌建设、宣传推广等多方面的支持;修改和完善行政法律法规、明确相关交易规则、构建合理运行机制、运用有效政策工具等手段,促进和保障青海生态农畜产品的生产、消费和价值实现,进一步打造好绿色有机农畜产品输出地。

(作者为青海民族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